为乡亲们的健康保驾护航———记开发区乡村医生群体

发布时间:2017-01-10 本文被阅读次数:622次【字号:【打印】【关闭】

□本报记者  吕聚林

他们出诊时间不定,披星戴月,是家常便饭;他们看病不分地点,地边炕头,已习以为常。他们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对乡土乡邻充满深情。他们是救死扶伤的乡村医生,也是与村民根连着根的亲人。

工作艰辛,全心投入

瘦小的身躯背着一个斑驳的医药箱,匆匆行走乡间,在村民患者家里拉着家常就把病给看了。这是往子店村乡村女医生李跃超给人的第一印象。2016年12月15日上午,在华义庄村赵丽丽家中,李医生正在为患者量体温、配药、打针。这是她当天看的第11位村民患者。临走时,两人还约定晚上6点过来再打一针。

李跃超的父亲就是一名村医,她从小就深知村医的艰辛,也深知一名村医对缺医少药的农村来说有多重要,所以当她1996年毕业时还是从父亲手中接过衣钵,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村医队伍,这一干就是20年。别看李跃超瘦小,但能量可不小,她负责的群体覆盖了往子店、韩义庄、代山头、董庄、华义庄等村4000多名村民。为了让村民随时能找到自己,李跃超的手机保持24小时开机。“有一次我半夜拉肚子,疼得很厉害,就打电话叫李医生过来,包括以前很多次生病,真的不管啥时候、啥天气,她都随叫随到,从未推托过。”往子店村民张素云说。

眼睛一闭,时间才是自己的;眼睛一睁,时间都是患者的。李跃超告诉记者,最多时一天跑了50多户家庭给村民看病,一天下来100多里地。干村医这一行,没有八小时工作制,没有节假日,一日三餐也不定点。“经常刚拿起筷子,患者电话打过来了,她就放下筷子赶过去,就是让她吃,她也吃不下。”李跃超的婆婆说。她婆婆还说,李跃超将村民的健康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记得有一次,她下雨天正常出诊,村里的道路泥泞,鞋陷进淤泥里拿不出来了,光着脚就回家了。

“当村民生病的时候,早去一会儿,村民就少痛苦一会儿。”李跃超说。不仅如此,她甚至顾不上家人和自己的健康。2013年农历正月初十,她的丈夫生病住院,正常人的血小板是10-30万个,而她丈夫当时只是1000个,情况十分危急。然而,在这个家人正需要李跃超的时候,她并没有在医院多待,村里的那些患者还在等着她,打针的、输液的、换药的……长年累月地超负荷工作,让李跃超得了胃病、风湿等疾病,但即便是自己生病的情况下,她也坚持给村民看病。“都20年了,跟乡邻们积累了深厚感情,累是累,但我不怕,我也不能因为累而不干了,要不他们看病找谁?”李跃超说。

情况危险,义无反顾

王爱华是小米河头村的一名乡村医生,执医26年来,王爱华与乡里乡亲有着一份血浓于水的感情。2012年7月,一场罕见大雨致使村边的戴河水位上涨,漫过了村里连接外面的桥,有的村民屋里的水漫过了脚脖子。当时的情境让王爱华终身难忘。在开发区相关部门的组织下,大部分村民转移到了地势高的大米河头村的学校里,还有一些村民没有转移。此时王爱华主动选择了留下:“我不能走,我走了,留下的那些老人、孩子生病了怎么办?”当时受雨水影响,村里饮用水污染,容易造成腹泻等疾病,并且还留有一位患有心脏病的老人,断不了药,也离不开医生。王爱华的留下,无疑给未来得及转移的村民打了一针强心剂。当天,她趟着水,挨家挨户询问村民的身体状况,帮助村民检查身体,并随时将村里的灾情告诉区卫生局,为后续的医疗、防疫、救援等工作赢得了时间。“不要说我是村里的一份子,作为一名医生,村民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不能不管。”王爱华说。

采访过程中,小米河头村民韩秀辉走进医务室,将两个多月前的看病钱给了王爱华。“都两个多月了,她从来没有追着我要过,连催都没催过。”韩秀辉说。与城里人看病不同,一直以来,村里人看病大多是先欠着钱。王爱华告诉记者,不光是她,开发区的村医们都是这样的,先看病、后交费,有的欠个三五天,有的手头紧的欠两三个月,还有欠好几年的。他们非但不催着要钱,甚至对于一些特别贫困的家庭免去了看病钱。

收入微薄,依然坚守

杨庆生是杨户屯村的一名乡村医生,虽然只有30多岁,但已有16年的从医经历。目前,杨庆生的收入大多来自出诊费和开发区发放的公共卫生补贴,给村民的大多是平价药,药品几乎没有利润。一个月下来远不如外出打工赚的多。之前迫于生计曾考虑换行,干过一段时间音像店生意,但那个时候村里的人生病了还老是找他,再三考虑下他又继续干起乡村医生。“村民生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我们村医,那一次我真真切切感觉到我作为一名村医的重要意义和应负起的担当,村民离不开我,真要是不干了,我还不舍得。”杨庆生说。

村医作为开发区医疗体系的神经末梢,力量虽小,发挥出的作用却很大。2016年12月 22日,杨户屯村村民杨小林来到杨庆生的诊所了解新农合报销的情况,看着那一摞摞报销凭证,杨小林告诉记者:“每次过来了解情况,看到单据上密密麻麻的,我都头疼,这活儿换成村里其他人还真干不了,杨医生就是我们大家的定心丸。”

平常除了为村民看病,杨庆生还要担负起新农合门诊统筹、预防保健、公共卫生、健康教育等任务。新农合的缴费、报销等工作较为繁琐,也容不得半点差错,一旦对不上账可能就意味着村民不能顺利报销。对此杨庆生十分上心,他说,减轻村民患者的身体痛苦和减轻村民的经济负担同样重要,不能马虎。为掌握村民的健康状况,杨庆生为1400多个村民建立了健康档案,定期为村民筛查慢性疾病、记录健康状况。为普及卫生知识,他常常准备一些卫生保健宣传资料,像中医保健、糖尿病预防、妇产知识等发给村民。

在开发区,像李跃超、王爱华、杨庆生这样的村医,有80多位,他们是村民身边最近的健康守卫人。尽管城区医疗条件更好,但对于一些小病、急病,远水解不了近渴,村里有个医生,村民才会安心。风里来,雨里去,他们依靠多年积累的医疗经验,为村民看病治疗、减缓病痛,让村民“小病不出村”,让村民掌握疾病预防和保健知识少得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将开发区的各种医疗政策传递给村民,让村民获得更便捷、廉价、安全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他们以真情守护健康,将自己的发展与村民的健康牢牢拴在一起,为村民的身心健康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