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快讯2019第26期 (总第 561期)

发布单位:政策法制局发布时间:2019-09-29 本文被阅读次数:461次【字号:【打印】【关闭】

编者按:7月10日,山东举行了中国共产党山东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意见》。该意见中,山东将对全省开发区进行改革,提出开发区薪酬总额与经济发展、税收增长、辐射带动作用等挂钩,一般按不超过当地同条件机关工作人员收入的2倍来掌握;同时,开发区剥离社会事务管理职能,运营职能。这些政策将对全山东开发区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在全国开发区产生示范效应。本期《政策快讯》特刊发政策解读文章,以供参考。

7月10日,中国共产党山东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改革举措聚焦体制机制创新,加快建立更加精简高效的管理体制、更加灵活实用的开发运营机制、更加激励竞争的干部人事管理制度、更加系统集成的政策支持体系。

与会人员普遍认为,这是山东省重大制度创新。市场化改革取向,是这一制度创新的一大特点,最终目标是把山东省开发区打造成为科技创新的引领区、深化改革的试验区、对外开放的先行区、新旧动能转换的集聚区、高质量发展的示范区。

1、山东全省开发区:建立市场化的薪酬制度,

开发区工资是当地同条件机关工作人员收入的2倍

“人是激发活力的根本前提,体质机制改革了,人员队伍也要更新,不能‘只换汤不换药’。”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厅长梅建华说。释放开发区的改革创新活力,核心在人,关键在人,难点也在人。

做好“人”的文章,山东将围绕“干部能上能下、人员能进能出、待遇能高能低”,探索建立激励竞争的干部人事制度。其中引入竞争,尤其是推行全员岗位聘任制,引发广泛关注。据介绍,目前山东开发区实行全员聘任制或部分聘任制的仅占24.1%,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根除痼疾,小修小补不管用,得动“大手术”。山东将推行全员岗位聘任制、末位淘汰制,建立“以实绩论英雄”“凭能力定岗位”的管理机制。“有能力有想法的人留下,不适合继续在园区工作的离开,这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队伍专业能力不强、结构老化、人才流失的问题。”临沂市市长孟庆斌说,“更为重要的是,全员聘用的推行将大大拓展开发区的用人视野,园区招聘范围扩展至全市、全省乃至全国。”

放开搞活薪酬,意见瞄准为“天才之火”浇上“利益之油”。烟台市市长陈飞介绍,他在青岛高新区工作时曾有过用市场化手段招人的经历——以聘任制公务员的方式聘得金融、生物方向两名专业人才。“2014年,人才年薪20万,比我这个管委会主任高出一倍,按理说不错了,但聘期三年,人家干了一年就走了。”他至今感到很惋惜,“问题出在哪?还是在于当时缺乏顶层设计,人才来了顾虑多。”

如今,山东提出开发区薪酬总额与经济发展、税收增长、辐射带动作用等挂钩,一般按不超过当地同条件机关工作人员收入的2倍来掌握;对特聘的高层次管理人才、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实行特岗特薪,开发区吸引高层次人才能踏踏实实放开手脚了。

“2倍,对比全国各地开发区1.5倍左右的标准,我们的步子不小。不过具体落实中薪酬要跟绩效挂钩,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能变成普涨工资,这样才能真正调动人的积极性。”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说。

山东省将支持开发区建设运行机制灵活高效的新型研发机构,科技人员取得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现金奖励,可减按50%计入工资、薪金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鼓励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科研人员到开发区兼职。

建立市场化的薪酬制度,才能更好激发开发区创新创业动力。

去年,在国家级高新区综合评价排名中,济南高新区位列第11位,取得了历史性突破,这与该区近年来建立的薪酬激励机制密不可分。这里推行全员聘用制,实施无差别人力资源管理,引入KPI(关键绩效指标)考核原理,实行全员KPI考核,实现了薪酬管理由“铁工资”向“活薪酬”转变。

临沂经济开发区和高新区去年也进行了薪酬制度改革。孟庆斌说,薪酬总额达到当地同条件机关工作人员收入水平的2倍,开发区和高新区内部又制定了差异化绩效评价办法,极大激发了工作人员积极性。

这方面,山东省将在开发区打破人员身份界限,除由地方领导班子成员兼任的外,实现全员岗位聘任制、末位淘汰制。下放薪酬管理权限,由开发区管委会自主确定人员薪酬水平、分配方法,实行以岗定薪、优绩优酬,允许开发区国有开发运营企业按市场化方式制定薪酬办法,对特聘的高层次管理人才、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可采取兼职兼薪、年薪制、协议工资制等多种分配方式,实行特岗特薪。

2、山东全省开发区:剥离社会事务管理职能

相当一部分开发区比照行政区设置机构规格;70%以上的开发区与所在乡镇(街道)未明确划分职能,管委会承担大量社会事务……这样的行政化管理与运行模式造成开发区效率优势损耗严重。据介绍,山东首先着眼于推动开发区管委会“瘦身强体”。

“开发区亟须进行新一轮深层次改革创新,意见吹响了该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省委编办主任刘维寅指出,一是推动职能配置实现“两剥离、一加强”,即剥离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剥离开发运营职能,加强落实发展规划、推动政策落地、协调服务企业、促进产业发展等经济管理职能;二是在机构设置上突出精简高效,建立更加符合开发区发展需要的组织架构,让开发区聚焦主业、“轻装上阵”。据介绍,省委编办将结合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担当作为、狠抓落实,会同有关部门制定机构职能编制的具体配套政策,指导推动各市创新开发区管理体制,加快制定管委会权责清单,厘清其与地方政府的事权关系,扎实推进改革举措落实落地、取得实效,充分发挥开发区优势。

比如,就在最近,山东冠县政府网发布了一则公告,是关于经济开发区剥离社区事务管理的内容。具体来看一看,相信对很多开发区来说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关于冠县经济开发区剥离社区事务管理的公告

因机构改革,冠县开发区管委会不再承担社会服务职能,原辖区内三个社区(宋店社区、八里社区、晓春亭社区)及21个村庄(西范庄、郑宋店、马宋店、殷宋店、西提固、王孝村、陈八里、李八里、邢八里、崔八里、张八里、王庄子、东提固、后张平、前张平西、前张平中、前张平东、后小化、前小化、西宋、马玉)的社会事务职能已剥离,其中宋店社区、八里社区及所辖村庄(西范庄、郑宋店、马宋店、殷宋店、西提固、王孝村、陈八里、李八里、邢八里、崔八里、张八里、王庄子、东提固)划为崇文街道办事处管理,晓春亭社区及所辖村庄(后张平、前张平西、前张平中、前张平东、后小化、前小化、西宋、马玉)划为烟庄街道办事处管理。2019年7月7日业务交接已全部完成,原开发区涉及民政残联、卫生计生、居民医疗、居民养老、劳动保障等业务不需要再到开发区办理,请原辖区居民到现属街道办事处办理。自2019年7月8日起开发区管委会停止办理一切业务。

在省政协副主席韩金峰看来,意见的出台不仅是山东一项重大改革创新事项,更是山东打基础、谋长远,拿出政治担当直面矛盾、敢于“捅马蜂窝”的典型代表。从剥离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到整合归并内设机构等,目的都在于打破多年来的惯常运作模式,让开发区集中精力主攻高质量发展。围绕更好落实意见内容,他指出,一方面要着眼于界定好开发区与地方政府的功能定位,实现“相互促进”而非“两张皮”;另一方面,瘦身强体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阵痛”,要注重风险评估与防控,以务实稳健方式化解各类利益冲突,为改革减少阻力。

意见不搞“一刀切”,对一些重要问题只做方向性、原则性指导,这点让威海市委书记王鲁明印象十分深刻。“瘦身强体是规定动作,但具体怎么做,给各个开发区留有很大灵活性与回旋余地,具体操作方法上也是如此。”他表示,落实意见的过程中,各地必然会遇到许多实际问题,这种“余地”和“灵活”,更便于各地尝试探索。同时他建议,适当采取分类考核,为“后进变先进者”给予特别的奖励措施,进一步提升各地“刀刃向内”推进改革的积极性。

3、山东全省开发区:力推开发区运营市场化

山东省有179个省级以上各类开发区,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但随着时间推移,开发区自身积累的矛盾问题越来越明显。

“开发区的主责主业是聚焦经济发展、双招双引、科技创新、改革开放等,但现在有些开发区因人员臃肿、承担大量社会管理事务等因素,发展的效能、活力动力和效益在衰减。”临沂市市长孟庆斌说。

今年3月,总投资260亿元的7个重点项目在青岛西海岸新区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开工建设。6月,总投资206亿元的两个文化体育项目,也在这里开工。

“这得益于新区培育开发运营市场主体,由专门公司承担开发建设、产业培育、投资运营等专业化服务职能。”青岛西海岸新区党工委书记王建祥说。

在西海岸新区10个功能区中,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形成“指挥部+公司”的运营模式,已实现了企业化运作,效率高、体制活、融资能力强,发展势头非常抢眼。

淄博市市长于海田说,沂源经济开发区在培育专业化服务公司方面也进行了尝试,目前当地注册成立了2家企业管理服务公司,设立30亿元的赛源发展基金、30亿元的华创产业发展基金、1.06亿元的天使基金。“但实现市场化持续发展,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山东省将支持龙头企业以组建企业联盟等方式对开发区或“区中园”实行整体性建设运营。潍坊滨海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李树森说,滨海区在专业化园区中,以单独设立公司或在园区设立国有企业分公司等方式,实行了“法定机构+市场主体”管理运营新模式。

比如,去年滨海区成立旅游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享有旅游度假区管辖范围内土地一级开发权,负责园区的开发、建设、经营、招商和对外合作等事宜,以市场化手段强化招商和服务功能。目前,旅游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已与多家合作方开发建设了千亩玫瑰园、盐松、华谊兄弟星剧场等几十个项目。

但总体看,开发运营主体市场化程度不高,是山东省开发区普遍存在的问题。据统计,尽管山东省2/3以上的开发区设立了市场化开发运营主体,但无论规模还是水平,层次都不高,主要表现为“三多三少”:搞开发的多、搞运营的少,专业主体多、综合主体少,国有企业多、民营企业少。中国产业园运营商五十强中,山东省仅有一家。

在这方面,上海闵行区有个首创做法:这里的紫竹高新区,由区政府、上海交通大学、上海紫江(集团)有限公司三方筹划,是全国唯一一家以民营企业为投资开发主体的高新区。由于市场化程度高,有效提高了社会经济资源的总体运营效率和决策、落实效率。虽然面积只有13平方公里,但在去年国家级高新区排名中,紫竹高新区高居第14位。

一些与会人员也提出,鼓励企业运营开发区,如何建立收益回报和风险分担机制,是个难题。山东省各地还需大胆探索尝试。

4、山东全省开发区:加快产业集聚,提高“亩均效益”

以市场化取向谋改革创新效益最大化,最终要加快产业集聚,推动开发区迈入高质量发展轨道。

“省级开发区普遍存在产业集聚度低的问题,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核心竞争力。”山东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福一说。比如,某市16家省级以上开发区,有9家主导产业为机械制造。

为此,山东省各开发区将重点规划发展1至2个“十强产业+人工智能”特色产业集群,通过制定产业规划、组建运营公司、建设产业园区等方式,推进产业集群化、园区化、基地化、高端化。

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军说,山东省已出台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总体规划,分散在全省12个市的钢铁企业和产能,正逐步向日—临沿海先进钢铁制造产业基地和莱—泰内陆精品钢生产基地转移。

开发区既受到要素短缺、支撑能力不足的制约,也存在资源闲置、低效利用等现象。

“全国范围内开发区已从‘增量扩张’进入‘存量变革’阶段。我们必须彻底转变发展理念和发展方式。”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说,各开发区不能盲目投资,必须走集约发展之路,加快建立以质量和效益为核心,以单位用地税收、单位能耗工业增加值、单位排放销售收入等为主要指标的“亩均效益”评价体系,允许在全省开发区加快开展用能权、排污权等资源要素市场化交易。

 “我们在日照的工厂,在生产线配置和相关技术上达到世界水平,452亿元总投资中环保投资额达14%,就是追求亩均高效益、低能耗。”侯军说。

在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体会议分组讨论时,与会人员普遍认为这次改革力度比较大。“落实好改革举措,必须尊重基层首创精神。”唐波说。

据了解,这次改革将充分授权,允许基层大胆探索尝试,探索实行效益最大化的模式。同时,山东省将重视分类指导,提出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意见》对有些重要问题只作方向性、原则性指导,没有过细过多的规范,给各地留出自主改革空间。

信息来源:招商引资内参